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指导协办: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出品:湖北特别关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法治导读:
沉迷网络赌博 诈骗108万后挥霍一空 天上掉馅饼?合伙经营“彩票”被骗80余万元 拒绝酒驾的那些事儿 “模拟法庭”开庭 沉浸式反家暴法治教育 互联网+调解 跑出“司法为民”加速度 先晒问题再议事 荆州区以问题为导向推进城市管理 注意了,您的手机号、验证码可能正在被贩卖! 一个月非法转账200万 两男子帮人“跑分”被刑拘 麻城警方成功破获一起18年前杀人抛尸案 恋爱期间情侣转账、代付购物款,分手后是否需要返还?
幕阜山下收税史
2021-08-25 15:06:42 来源: 点击: 0
讲述人:国家税务总局崇阳县税务局退休干部 付汉云
整理:唐亚群   李雪
 
  翻开我的工作简历,平平无奇:4年部队服役,34年从税生涯。税务履历更是简单---湖北省崇阳县大源和金塘这两个离县城最偏远的税务所承载了我所有的热血青春,在幕阜山下收税的时光几乎就是我从税记忆的全部。

一双胶鞋丈量170平方公里大山版图
  1969年,我从部队退伍后,被分配到大源财政所从事税收征管工作,在幕阜山脉脚下一干就是28年。大源处在连接湘鄂两省四县交界处,辖区170平方公里,自然条件差,版图大人口少,税源零星分散,月税额最高30多元。当时所里就我一人负责收辖区内屠宰税、酒税等乡税。山路崎岖难行,我不得不放弃骑自行车的念头,经常因3块钱、5块钱的芝麻税收徒步几十里翻山越岭。“晴天一身汗、风刮一身土、雨下两腿泥”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改革开放后,随着农村经济搞活,收购农副产品、木材的流动商贩增多,一些不法商贩企图凭借当地复杂的自然社会条件采用游击战术偷逃税收。我也干上了游击,每月除固定进村入户的那几日,剩余时间围着大山转,走到哪住到哪,掌握个体商贩活动情况,随时随地征收税款,终日在大山里奔走,一个月估摸着要跑四五百里山路,别人一双胶鞋从穿一年,我几乎三个月换一双鞋,所付出的汗水和艰辛,是现在税务人所无法想象的。

一个外号道尽收税艰险
  长期从事农村个体税收征管工作,得罪人是难免的。我曾多年在税务检查站上班,多次遇到不法分子以身试法、暴力抗税,身上至今留下了七八处伤疤。
  记得1985年6月的一天,港口乡洞泉村有位姓王的愣头青,拉着一车木门窗原材料,在检查站被我拦住请他照章纳税,他却口出狂言:“老子从未交过税,你也不买四两棉花纺一纺,问问老子是什么人!”话音刚落,车子里便跳下几个虎背熊腰、手持尖刀的大汉,围住我大声吆喝:“你他妈少罗嗦,要税,老子让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面对明晃晃的钢刀,我心想:“咱当兵人怎可能临阵逃脱?若在众目睽睽之下败阵,对方将更肆无忌惮。”我坚信正气一定会压倒邪恶。不怕牺牲的军人血性涌上来,我挺直胸膛,大声喝道:“放下刀子,不准胡来,谁敢以身试法!”现场的硬碰硬让双方僵持不下。周围群众越聚越多,乡政府和派出所领导也闻讯赶到,对方有气无力地垂下尖刀,依法缴纳了税款,并受到了法律的严肃处理。
  坚守山乡28载,遇到的危险数不胜数。被人手持炸药包威胁过,被偷偷塞钱利诱过,扣押货物时被打伤过,为拦下货物被货车撞倒过,也因照章收取外甥税钱被家人埋怨过……这些都不能使我退却,我认准了只要我穿上税服一天,就应当竭力维护税法的尊严,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后来县局办公室把我的经历报道出来,同事们直说我执法如山,行得稳、站得直,像铁一样坚硬刚毅,“付铁板”的外号由此传开。

一块奖章致敬扎根山区的情怀
  由于连年出色完成税收任务,我成了县局年初工作会上表彰的“常客”,细数起来不下15次获得“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在这众多荣誉名称中,唯一一块省级荣誉奖章在我的心中分量最重。
  1997年4月,湖北省省总工会发文在全省推荐表彰“五一劳动奖章”个人,原咸宁市国税系统分得一个名额,由各县市区推荐一位同志参选。因为我的个人事迹先前报道过,扎根山区与纳税“钉子户”斗智斗勇的经历让县局领导为之动容,丁局长等局里领导一致推荐我。但是在原市国税局党委会审议讨论时,却有很多不同的声音:相比于其他能手标兵,老付的收税经历不少人都有过,收的税也是芝麻绿豆不足为道,似乎没有什么可掂量的突出贡献,这样的凡人税事托得起全市系统内唯一的这块奖牌么?时任市国税局局长孙荣洲当即拍板:一个人坚守山区28年,尽心尽责,任劳任怨,不向组织提要求,试问有谁能吃得了这份苦,守得住这颗心,达得到这种境界?
  当然,这个小插曲是后来听原市国税局人事教育科的同志说起的。我对组织和领导的信任与认可始终充满感激,在山乡收税的二十几年我没有跟局里提过任何工作变动、职务升迁上的要求,生于斯、长于斯,我对幕阜山下的一草一木有着与生俱来的感情;穿上税服、戴上税徽,我身上肩负着税务人的使命,要对得起岗位、对得起职责,党和国家绝不会忘记任何人的付出。
  时间如流水,匆匆流过,那是我们远去的青春。2003年,我光荣退休,但作为一名税务人,我时刻关注着税收事业的发展。眼看屠宰税成为历史,农业税全面取消,税收起征点不断提高,征税方式愈加方便快捷,征纳关系也日渐融洽,年轻一代税务干部不用再历经我们上山下乡收税的苦与痛,但是我希望税务青年们继承老一辈税务人的血性,让税务部门的光荣传统、优良作风代代相传!
 
相关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

关注楚天法治微信公众号

}); }